家教280感+白骸<白花>

2010-03-05 22:24

看完后心态复杂。
本来之前有一点关于白兰的灵感的,现在看来居然微妙的言中成了现实。
该说我真是乌鸦脑么。
……想好的东西居然要变成祭文了,这真是……扶额。

白花花,晚安好梦。



f494e91f79c7811d314e1535.jpg



文补上了,昨(前?)晚上莫名的写的难过,然后没写完早上6点就去闭眼睡觉了……然后晚上7点多都不想起来。
闭眼时天蒙蒙亮睁眼时天也是蒙蒙亮的感觉真差劲。

其实在知道乌鸦嘴言中了之后就变成很没灵感的一篇了OTL
但还是坚持想要写出来。

花花你快回来吧QAQ


白花

CP:白骸


“骸君,我死了之后呢……一定要在我的身上洒满白色的花瓣哦~”


这么说着的时候,那个人从身后袭击了沙发上的人——从背后将他抱住,隔着沙发靠背将脑袋埋在了他的肩上使劲的蹭了蹭。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一定会对他此番的言论感到无比震惊的吧。

可惜的是,沙发上坐着的人是六道骸。


“哦呀,你就这么肯定你会留下全尸?”

六道骸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就直接用嘲讽的口气回了话。



他没有义务对他温柔,因为他们只是拘禁者和被拘禁者的关系。

并且,那个男人也并不是真的需要。



“骸君真冷淡呢~如果想要调查我的实力的话,果然还是该对我更加主动一点哦?(心)”

“Kufufufu……我还没落魄到需要你来教我什么是‘羊入虎口’的地步。”

“诶诶,羊的话……是那种巨型的棉花糖一样的动物吗?如果骸君打扮成那种可爱的样子的话,我的确会忍不住一口吞掉的呢~~”

“……够了,你想吞掉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力量吧,Kufufufu,很可惜,办不到。”



他绝对不会相信那个男人任何的言语和笑容,因为那些都只是面具。
面具下的对方不知道带着怎么样狰狞的面孔,正盘算着将世界和所有的力量收入自己的手中。



白兰喜欢白色,喜欢到了近乎偏执的地步。
整个密尔费奥雷基地设计的色系一概为白,如果不是出于清洁和美感的需要他甚至不想让制服上沾染上一点的黑。

关闭六道骸的地方四周也都是雪白坚固的墙,天花板上的白色灯光二十四小时都非常明亮。
封锁这个房间隔绝一切联系的装置上都散发着浅浅的白光。
满目皆是最为纯净的白色,就连六道骸身上的被他戏称为囚服的衣服都是如此。

白兰偶尔会从白色沙发后方环住白衣的他的肩,亲吻他深色长发的时候还会感慨一句‘如果也能染上我的白色就好了’。

也就只有这种时侯,六道骸会很严肃的怀疑一下,如若让他得到了世界,他是否会就此让整个世界从此变为一片寂静的雪白。

这是一个不会得到答案的问题,因为骸和很多人绝对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六道骸觉得白兰一定是故意的。
当某一天他看到餐盘里所呈上来的饭菜都显现出了无色系的白之后,立刻低垂下了视线确定了这一点。

他在等我开口。
他在等我开口问他为什么那么喜欢白色。

六道骸很清楚的接收到了这样的讯息,却故意什么也不说。
在一脸孩童般无邪的微笑着的白兰面前,他若无其事的将那些奇妙的食物吃了下去。
那样无谓的态度甚至让对方嘴角的微笑都消失了一点点。

接着白兰打翻了那些餐盘,抓住了他胸口的衣服将他拉近到自己面前。
依然是挑不出一丝违和的无邪微笑。
他安静的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骸君……我想吃棉花糖~”

“哦。”



他并不需要知道对方为什么如此执着。
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白兰行事向来都是异于常人的。
六道骸不止一次在清醒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捆绑或是限制活动。
但是结果对方也并未做出什么来,只是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纯粹欣赏’而已。

六道骸曾经认为这是一种屈辱,但是时间一长也就并不在意了。

这一次他醒来时手脚都被捆住,胸前白色的衬衣领口大开。
白色的床上铺满了花瓣,就像是白兰之前提到过的死亡仪式。
白兰站在了床头,手上拿着一支被掐断了根茎的花,带着奇妙的不同于往常的笑容凝视着他。

他不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
但是他知道,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如他所料的,安静的打量了他一遍之后,对方突然倾身上前,伏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将白色花的根茎对准了他的心脏。
……狠狠的按了下去。

那是不同于被枪或者是刀子弄伤的疼痛的。
比较起来,这种钝而犀利的刺破心口的痛更加的难以忍受。

花茎以一种细小却尖锐的力度被大力刺入了他胸口的皮肤。
那种缓慢的缩短着与死亡距离的痛感让他大声的叫了出来。

而白兰,就那么突然的停下了手。
没有被完全刺入的花离开了对方的手,脆弱的从他胸口上跌了下去。
而对方有点无辜的望望花瓣,然后望了望他。


“骸君……?”

“你不会怪我的对不对,我只是想把这朵漂亮的花送给你而已,你看它是多么的漂亮……”

“……可是,骸君的心……为什么不肯接受呢?”



总有一天,六道骸也许会习惯被白兰暴虐却又温柔的对待的。
尽管他并不期望这种事情能够变成习惯。

但是被纯白包裹着寂静无声的世界里,只有白兰存在。
就像是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对方一个人一般。
每天不胜其烦的来吃棉花糖,无理取闹,然后抱住他的肩。
也并没有更多了。


入江正一不在了以后,对方可以骚扰的对象似乎也只有他这么一个了。


他开始张开口吃下对方递过来的棉花糖。
因为不那么做的话,他将会被惩罚一整天都没有食物。
但这就已经是他能屈服的极限了。


六道骸知道医学上有种病症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被拘禁者会对拘禁者产生意外的情感,甚至是爱情。
……多么的可笑不是吗?
明明应该是敌人。



“骸君的眼睛是少见的红色的呢~~~”

“嗯,然后?”

“如果能够…………”

“你想看白眼的话——我随时都可以附送,Kufufufu。”



不会再有更多了。
因为他们彼此双方都不需要。



然后某天以后白兰开始来得少了。
再然后的某天,六道骸清醒的时候白色的房间里多了另外的一个人。

看起来颇为狼狈的他的徒弟伏在床边望着他眨了眨眼睛。


“睡公主,天已经亮了哦。”



再然后,就该是结局了。
白兰被打败了,死前带着的依然是很有他风格的微笑。

彭格列的火焰光芒浓烈而晃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六道骸就是知道。



“骸君我跟你说哦,所有的平行世界里,只有这一个,我遇到了你。”

“……我想,这里大概就是所谓RPG游戏的结局了吧。”



这不是爱情。
绝对不是。

白兰中意的游戏里需要的从来都只是强大的对手,而不是爱人。




很多年后,六道骸带着徒弟去意大利执行任务。
一路上听着长高了的绿发小鬼喋喋不休的毒舌加吐槽,心情倒意外的还算不错。

一个卖花的小女孩怯生生的走到了他们的前方,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对待女孩会非常温柔的六道骸望着对方露出了友好的笑容。

“先……先生,有位先生让我给您送一枝花……”

小女孩结结巴巴的说完了话,低头看向了自己手中的花篮。
里面只剩下一红一白两朵了。
她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面前异色瞳孔微笑着的人的右眼,毅然的拿起了红色的那朵。

忽视了一旁叨念着‘师傅你可真是受欢迎啊随便往路上一走都有人送花你究竟背着me百搭到了什么程度’的绿发徒弟,六道骸微微的加深了嘴角的弧度。


“请给我白色的那朵。”



“啊,只是山茶花而已啊。”
绿发的徒弟凑过来瞟了几眼,然后无谓的咂了咂嘴。
“啧啧,白色跟师傅一点都不相称啊,师傅还是比较适合红色。”

“是吗?”

“白色的花语可是纯真无邪诶,哪里像师傅了……相比起来红色的天生丽质倒是…………”
他的徒弟看了看天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六道骸也没有继续追问。
他看着白色的花瓣笑了笑,像是想起了什么般低声的呢喃了一句。



“还是很像的嘛。”





六道骸自始至终都认为,那只是一朵白花。

绝对不是爱情本身。



End


后记

其实白色山茶花还有另一个花语的来着……(陪弗兰酱望天)
……但弗兰酱是绝对不会告诉师傅的。

出现‘死后撒花瓣’这个囧灵感的时候正好是连载出来前一天,结果280迅速的让白花花悲剧了(捂脸)我总有种是被我咒死的感觉…………OTL

花花,你快回来啊!QAQ


留言

  1. 加 | URL | -

    抚摸一把……
    挺明显的我觉得=w=
    花语这东西其实就是萌和内伤的综合体……

  2. 真的这么明显么T T | URL | -

    嗯TUT萌得让在下泪奔TUT真的这花语·····真萌T T

发表留言

(留言:編集・删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xxxraixxx.blog124.fc2blog.us/tb.php/332-6c3ad71c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匣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