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弗骸]十年

2010-01-29 18:21

十年

CP:10+弗兰x六道骸
注:人称诡异,全妄想注意,人格毁灭(已经不止是崩坏的程度了……)骸为10+版本,还在水牢里的时候。



你正在幻觉里散步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正在注视着你的目光。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幻境之外轻轻的敲门,问你可不可以进来一样。
因为很少会被寻觅到踪影,你有些好奇的给与了对方准许。

出现在你面前的是一个绿色头发的青年,他有着很漂亮的碧青色的眼睛。
眼神看起来有些深沉冷漠,但是注视着你时嘴角却扬起了微小的弧度。

[哦呀哦呀,原来是不认识的客人呢。]

你这么说着,也比较友好的扯起了惯例的笑容。

[说不认识的话太失礼了哦,师傅。]
对方不明意味的用那双漂亮的眼睛凝视着你,嘴角的弧度居然让你隐约觉得有些熟悉。

[……我可不记得我有一个这么大的徒弟。]
你眯起了眼睛细细的打量着对方的面容。
额前有些微长的刘海,脸侧的发丝已经长过了下颌骨。
大概和你差不多的年纪,低垂的视线里却有种难以描述的黯然。

[十年后,你会有的。]
对方看着你狐疑的眼神似乎觉得有些怀念,因而嘴角的弧度更甚。
明明是差不多的年纪,被关在水牢里的你却觉得对方似乎感触得更加的深厚。

[……十年火箭炮啊。]
你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对方大概要小自己十岁……还只是个孩子啊。
如果是下一个十年后的话,未来的自己或许也的确有可能会收个徒弟。
[那么你来找现在的我有什么事吗?]

对方听见你的问题表情凝滞了一秒,露出了一个微妙得让你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表情。

[师傅,me是来救你的。]

[诶?]

[十年后的你……会死在水牢里。]

对方的话中的事实让你觉得有些意外,但却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身处此处长达十年的你,自然知道自己的身体机能十年来的迅速退化和衰弱。
下一个十年的话,或许真的有可能会坚持不住。

[那么……你是来改变关于我的未来的吗?]

你安静的凝视对方漂亮却深沉的眼睛,企图从里面看出些什么东西来。
但是除了深沉的黯然和淡漠之外,你什么也没有看到。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十年后的我对你来说有什么重大意义吗?]

你觉得那是不可能有的,那个时侯的你按对方的说法应该依然身处孤独而黑暗的水牢。

对方用那双漂亮的眼睛望着你许久,扬起了一抹浅浅的微笑,没有回话。
但是那个从容不迫的态度却让你莫名的觉得有些不爽。

[……好吧,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弗兰。]



什么事情有第一次就一定会有第二次。
当你惯例的在幻觉里散步时又准时的接收到了‘敲门’的声音。
这次你只是皱了皱眉,没有多想就放对方进来了。

你坐在幻境的小山坡上望着那个从容不迫的接近着的人。

[我说弗兰……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制造的幻境的?]

[me可是师傅值得自豪的徒弟呢,怎么可能会找不到十年前的师傅创造出来的幻境。]

十年这个说法实在是让你觉得不够舒坦。
对方那种完全无视了你的刻意回避的强大实力更是让你觉得不爽。
尽管教会他这一切的很有可能就是未来的你本人。

你们在山坡上坐着安静的吹了几分钟的风,比起你来说对方似乎感觉更加的惬意。
于是你迅速的开口打破寂静。

[……你打算怎么做?]

对方侧过了头来安静的看着你。
[让me们更早一些相遇。]

[哦呀,这样有什么意义吗?]

[让这个时代的me就在这个时代将你救出去。]

对方云淡风轻理所当然般的口气让你哑然。
你觉得对方大概只是在开玩笑。

[现在的你才几岁啊?劫狱这种事情……]

[可是等到了me这个年龄,救出来的你……大概也只能够等死了吧。]

对方依然安静的看着你,眼中的那种微妙得让你无法描述的神情又再次出现了。
你发觉自己很难面对那样的一种神情。
于是你用笑声来掩盖了自己瞬间的些许无措。

[Kufufufu……还真是对自己有自信啊。]

[那当然,me可是师傅值得自豪的徒弟呢。]

[这种话在你师傅本人面前说真的没关系吗?]

[有什么关系,反正未来的师傅是承认了这一点的。]

[………………]



第三次的时候你正在幻境里合上了眼睛小憩。
对方好听的声音直接就出现在了你的身边。

[陷入了沉睡的公主殿下,王子马上就会吻醒你的哦。]

开什么玩笑。
你这么想着也就立刻的睁开了眼。
完全无视了对方这次甚至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就擅自进来了的事实。
出现在你视线里的是对方非常漂亮的碧青色眼睛,和眼中一闪而过的促狭的笑意。
那抹笑意让你有些微的恼怒。

[哦呀哦呀,我未来的徒弟还真是闲呢,不去想怎么救师傅我真的好吗?]

[me已经给这个时代的自己留好了书信和证明,详细的阐述了一切me觉得用得上的事实计划和原因……希望他能够相信并照着做吧。]

[哦呀,难得从你口中听到不确定的口气呢,弗兰。]

[该怎么说呢……这个时代的me,大概的确性格有稍许的恶劣吧。]

[你都这么说了……我看不是‘稍许’的程度了吧?]

[me一向以谦虚为美德的,这一点和师傅正好相反哦。]

闻言你一瞬间有了掀桌的冲动。
但可惜的是在虽然是你制作出来的幻境里,但你很少时候会想到要给自己制造一张可以掀的桌子。
于是你有点无奈的看着身边的人。
当你注意到对方原本淡漠深沉的脸上逐渐爬上了些微满意的笑容时,不知道为什么怒气稍微消了一些。



第四次等你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片花园之中,数不清的花朵在身边绽放着,天空中还缓慢的飘着花瓣雨。
你有些无言的看向了旁边。

[……这是你的恶趣味吗,弗兰?]

[诶,我以为公主殿下会喜欢的。]

又来了。
你在内心嘟囔了一句。
你的这个所谓的徒弟总是喜欢在这种方面开你的玩笑。
并且趣味实在是说不上良好。
对于魔法师和王子过于执着,你觉得他应该早就过了这个年龄才对的。

于是你挥了挥手,至少让那恶趣味至极了的花瓣雨下得更加的缓慢了一点。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所身处的这个幻境已经悄悄的变成了对方制造出来的了。
不仅仅是找到你,而是将你整个人牵扯入其中,这样的一份精神上的强大,你已经无力去多想了。

[怎么了,公主殿下感到不满意?]

[……我觉得啊,你用这个称呼来叫我真的很像是在调戏。]

[难道不是吗?]

对方这么反问着你。
于是你的脑袋里对方的那句反问回荡了一百遍啊一百遍,而且遍遍都带回音。
于是你微笑了起来。

于是三叉戟第一次出现在了你美丽而宁静的幻境里。

对方挑了挑嘴角从你旁边站了起来,一把握住了三叉戟的戟身,低下头凑近到了你的面前。
碧青的眼睛里带着稍许的笑意。

[难得这么好的气氛,公主殿下来跳支舞如何?]

你怎么不去死。
你在心里这么想着,半晌又补充了一句。
啊你还是等等再死,你死了就没人来救我了。

完全无视了要救你的是这个时代的他而不是他本人这个事实。



第五次时对方给你带来了礼物。
以对方强力的幻觉所制造出来的,让你的身体近乎完美实体化的显现。
不需要任何的依凭者,时间却可以长达一整天。

[所以说,未来的我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了啊。]
你试着活动了一下自由的身体,似乎对未来的自己的幻术能力相当的满意。

[很厉害的哦。]
你的徒弟站在一旁微笑着看着你给与认同,在看到你露出满意笑容的同时,又有些坏心的补上了一句。
[……不过呢,师傅的不知谦虚为何物果然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

你瞬时间有了想要拍飞对方的冲动,而且你也确实的那么做了。
但是结果有些可悲的是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赋予你身体的那个人以真身站在你面前时,你可悲的发现对方比自己要高上不止一点点。

[Kufufufu……可以告诉我这个身高差是怎么回事吗?]

[……那个啊,是me透过了师傅制造的身高幻象看到的本质哦。]

[…………我说弗兰,你介意我将来好好的‘疼爱’这个时代的你吗?]

[不胜荣幸。]


两个人像是笨蛋一样的斗嘴,然后并着肩走过大街小巷。
你注意到了身边的人脸上些许怀念的表情和眼中仿佛失去了焦距一般迷失的眼神。
于是你理所当然的开了口。

[十年后的我,也会这样实体化出来见你吗?]

[啊……会的,虽然只有一次。]
对方碧青色的眼睛里露出了一点温和的光,但是更深的却是随之而来的阴霾。

你觉得有些在意,但也不好继续问下去了。
于是‘Kufufufu’的笑了几声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力,然后转向了别的话题。

你不知道十年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更多的事情。
并且对方也不会告诉你。



第六次的时候对方难得正经开始跟你详述他准备的劫狱计划。
……虽然作为罐中人的你实际上只有浮着等着被运走的作用。
你很安静的听着对方那说不上容易的战术,有点担心是否能够成功。

[弗兰,能够欺骗复仇者的幻术……并不是那么简单能够做出来的吧?]

[师傅你要对me有信心……也要对自己有信心啊。]

如果是现在的你的话我倒是很有信心。
见识过了对方强大实力的你这么想着,却也理所当然的没有说出来。
不过这个时代的对方还只是个十几岁大的孩子而已。

似乎像是洞察到了你的想法,对方有点无奈的开了口。
[……来自未来的me,是无法亲手干预过去的事情的。因为对于现在的这个世界来说,十年后的me……是并不存在的啊。]

对方的话语很容易的就让你理解了这一事实。
在理解的同时,也让你脑海里一直模模糊糊存在着的一个念头更加的清晰了起来。

你看着对方继续给你认真的解释着,规划着,时不时还调侃几句,带起了些许开心的笑容。
你觉得你无法问出口。

【如果将你的存在归为平行世界的一个未来的结果的话,你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我的命运对你来说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你那个世界的我,已经死在了水牢里了吧。】

【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吧。】





………………

“……师傅……”

“………………师傅……师傅!!”

陡然提高了的呼喊声让你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依然是碧青色的美丽的双眼,只是显得更加的活泼而灵动。
吵醒了你的少年眨了眨眼睛,有些无辜的看着你。

“真是难得啊,师傅居然也会有做噩梦的一天……me还以为你一直都会安排好自己每天梦见什么的呢。”

“Kufufufu……的确是那样没错的啊。”
你的嘴角带起了戏虐的弧度,带着点嘲讽意味的看着面前的小鬼头。

“诶?me只是随便说说的啊,师傅你作为凤梨星人的存在本身已经够惊秫了就不要在这种地方再惊吓me了嘛~”

“哦呀……小鬼头你是不是又皮痒了啊?师傅我真的不介意好好‘疼爱’你一番的哦~”
你微微的眯起了眼睛,露出了温柔至极的笑容。

那个笑容一瞬间让眼前面无表情的小鬼脸色白了一圈。
“师傅,请不要跟me开这种意义上的玩笑,me会想歪的。”

“哦,我倒是想知道你能怎么个想歪法呢。”

“反正不是师傅期待的那样……要疼爱的话也该是动物吃植物,这是自然界的法则。”

“………………你这小鬼在说什么呢?”

“说起来……师傅为什么一直都叫me‘小鬼’‘小鬼’的呢,me有自己的名字的啊。”

“…………”

“什么‘性格糟糕的小鬼’什么‘笨蛋小鬼’什么‘小鬼头’‘小毛头’的…………”


安静的听着顶着青蛙头的徒弟苦着脸喋喋不休的抱怨声,你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一直带着黯然微笑的身影。

比你还要高上一截的身高,青绿色的头发。
额前有些微长的刘海,脸侧的发丝已经长过了下颌骨。
偶尔会露出微妙得你难以描述的落寞神情,即使是笑着也总是会让你觉得无法直视。
一点点平常的互动,少少的相处时间,都会感到非常的满足而露出发自内心的珍惜的笑容。

漫天洒落的花瓣雨里,碧青色眼睛里带着的那抹笑意。

[难得这么好的气氛,公主殿下来跳支舞如何?]


你笑了起来,打断了徒弟的抱怨声,用现在的他还无法理解的口吻开口问。



“呐,小鬼头……十年后,你还会变成弗兰吗?”



Fin













弗兰:…………me十年前就叫弗兰了。

后记:
异常诡异的灵感所以觉得有必要来写下后记。
(虽然最近几篇短篇都在各种意义上有诡异但这篇诡异过头了= =)
本文里的10+弗兰是来自一个‘他和六道骸的相遇是在25岁的六道骸之后的十年里的某个时间点里,并且在成为了对方的徒弟有能力将对方从水牢里救出来的时候,对方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也就是劫狱的结果是六道骸死在了水牢里’这样的世界。
而他借助十年后的科技回到十年前来改变六道骸死亡的命运对他自己的那个未来是完全没有任何帮助的,他的世界里的六道骸已经死亡确定了。
所以基于这样一个大前提我整个把10+弗兰君给……扭曲了OTL
10+的弗骸到底发生了什么请自行脑补吧……(喂)

本来的设想还要更美好一点的,像是被救出来了的骸某天跟弗兰出去打转遇到危险10+弗兰君突然变出来英雄救美啊(鬼),或者是弗兰君突然被10+火箭炮打中变成10+版本供骸君瞻仰啊……之类的(CJ的45度望天)
因为是10+版本所以叫名字和10-的小鬼头区分开来也很正常吧?
……好吧这是我自己脑补的骸君不叫弗兰名字的理由囧,我到底还要脑补到什么程度OTL
以上(想也不会有人去写这种意义上的弗骸了囧)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編集・删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xxxraixxx.blog124.fc2blog.us/tb.php/314-c0f9667c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匣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