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弗骸]关系

2010-01-25 04:48

关系

CP:弗骸



长篇灵感突然卡壳于是来弗骸短篇~
2小时产物,不知道在纠结什么的二人<<<好吧其实在纠结的人是我……






六道骸偶尔会想到,自己和那个小鬼头究竟是什么关系。

抛开那隔着罐头隔着十万八千里定下的师徒关系,抛开那为数不多的会面和指导,抛开那所剩无几的闲暇时双方你来我往的毒舌和调侃。
……剩下的还有什么。


被从复仇者监狱里救出来的那一天,其实才应该算作是第一次见面吧。
六道骸记得自己在被放光了水的罐子里虚弱的软成一团,封闭眼睛的胶布被除去之后,居然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的徒弟在他创造出来的幻境里面无表情的对他说。

师傅,me现在就在你的面前哦。

然后呢?

me觉得,比起凤梨头来说,你更像盐水菠萝了。

他没有再陪着他胡闹下去。
水牢里高纯度输入氧气的管子被摘了下来,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的他现在必须要靠自己十年没有自由运作过了的肺来进行呼吸。
氧气缺失。
他只有这一个念头,无法瞬间适应的肺部让他出现了强烈的窒息感。
呼不上气来,非常的难受。

他人生的25年里,十年的水牢生活几乎已经让他的身体忘记如何生存下去。


师傅,张开嘴换气,你该不会想要就这么休克掉然后让me帮你人工呼吸吧?

他的徒弟毫不客气的在身边说着。
但是对于泡得怀疑自己脑子里也进了水的骸来说,那声音却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隔着千重海万重山般悠远而模糊。

然后,在将全身精力都用在了维持生存机能上,甚至没有力气睁眼的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副画卷,那是他的徒弟制造出来的幻觉。
蓝色的天,蓝色的海,绿色的森林,绿色的……徒弟。

呵,这还真是一幅奇妙的画卷呢。

他这么想着。
在徒弟的幻觉里不费什么气力的微笑着开了口。

怎么样,看到我实体的感觉,会不会觉得很失望?

瘫软虚弱的样子,凌乱交错的长发,连呼吸都需要拼尽了全力。
这就是那传说中无限风光的六道骸真正的身体。

对面他绿发的徒弟以很缓慢的动作摇了摇头。
面无表情的再次开口。

师傅,来,睁开眼睛,me给你看比幻觉更加美妙的东西。

他努力了一下,却没有什么作用,他的眼皮沉重得像是被缝住了一样。
十年时间的消逝或许早已让眼上的神经严重的退化了。
他可以感觉得到眼前微亮的光芒,眼皮却沉重得无法睁开。

最美好的东西哦,师傅……仅此一次放血大甩卖,错过了就没有下一家了哦。

说着像是推销广告的台词,那个小鬼居然还是那副雷打不动的面无表情。
六道骸觉得有些好笑,也就更加努力的睁开了眼。

过度的光亮刺入眼球的瞬间他几乎疼得快要流出眼泪来,努力的眨眼了好几次才能微微的眯着有点模糊的眼,勉强看清楚身边的环境。
很是奇妙的,居然跟他徒弟幻觉里的场景一模一样。
蓝色的天,蓝色的海,绿色的森林。

…………什么啊,不是和幻觉里一样吗?

眼睛略微的阵痛了起来,于是他很快的就又合上了,然后继续在幻觉里瞪着面前的徒弟。
那个孩子很没有欺骗人了的自觉的眨了眨眼睛,再次开了口。

不一样的,师傅你再睁开眼看一次。

虽然觉得自己很可能只是被那个毒舌小鬼在耍着玩,但骸还是认命的再一次睁开了眼。
这一次相较于之前要轻松了一些,他没有被阳光刺痛眼睛,也开始逐渐的适应了过强的光线。
他眨了眨视野逐渐清晰了的眼睛,还是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同。
于是有点恼怒的挂起了危险的笑容看向了身边扶着他的徒弟。

弗兰也正在看着他。
绿色的眼睛,绿色的发,微微扬起了的嘴角。
……吐出了一句话。


师傅,你真好骗。






弗兰有时候会想到,自己的师傅是个凤梨的话,自己该算是个什么呢?
凤梨牌青蛙吗?

他跟他的师傅严格来说并未真正的见过面。
但对于同样属性为雾的他们来说,真实与幻觉,或者说真身与附身之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他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

如果和自己在一起教授学习幻术,互相吐槽毒舌,上演‘来追me啊来追me啊来追me啊啊’‘我戳死你我戳死你我戳死你啊啊’……的那个凤梨头和自己并未真正的见过的话…
……那么那个人是谁呢?库洛姆•髑髅吗?

不对。

不需要思考的,脑袋里自动的就出现了无比清晰的声音给与了明确的否认。

那个人就是六道骸。

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任何人都不是。
只能是六道骸。
无论他附身的本体是谁,无论他出现的时间是多么的短暂。


劫狱的那一天弗兰其实心情相当的好,原因不外乎于他终于和那个‘没有真正见过面’的人相见了。
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从任何角度对这一点进行诡辩了。
不过……说起来,他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诡辩啊?

[弗兰,你成天叨念着的师傅师傅的……到底是谁啊?玛蒙?]

[……切,me的师傅是彭格列的雾守六道骸。]

[怎么可能,那个家伙已经被关在复仇者的监狱里快十年了,即使出现也只是短时间附在别人身上的幻影。彭格列的雾守资料上写的都是库洛姆•髑髅啊,或者……她才是你的师傅吧?]

[………………切。]

才不是幻影呢,那个凤梨头会很尽责的讲解幻术的精髓,还会很恶趣味的发出惊秫的笑声,生气时会微笑着拿鱼叉戳人家的头,心情好会还会送出些高级的装备。
me的师父才不是幻影或者笨女人呢。

弗兰一直都是这么的认为的。
并且从不会觉得有什么不满。
只是自此以后,再也没有向人解释过师傅是谁。


直到某一天,和他很痛快的打了一场追逐战的师傅六道骸跟他一起坐在了沙发上,夕阳下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吐槽毒舌打起了嘴仗。
剧烈运动后总是特别的容易疲劳,说着说着他就感觉到旁边的人的声音慢慢的低了下去,接着一个少许有点沉的东西就压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那个时侯他内心恶狠狠的嘲笑了一把师父这少女漫画的情节发展,却也没有真正的开口喊出‘师傅你头上的凤梨砸到了me的肩膀了’这样毒舌的话语。
他继续小声的絮絮叨叨的朝天吐槽了很久,趁着对方没有反击的机会,这个时候他几乎把压了一肚子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可是等到他喋喋不休的心满意足的说完了话再准备叫醒旁边那个动作无限少女的睡在了自己肩膀上的凤梨头时,却突然的呆在了那里。

靠在他肩上的人,才不是那个会和他互相吐槽毒舌,笑得很惊秫,会动不动拿鱼叉戳人的六道骸呢。

靠在那里的分明就是,库洛姆•髑髅,那个笨女人。

可是明明,刚才他还在那里的啊。

[怎么可能,那个家伙已经被关在复仇者的监狱里快十年了,即使出现也只是短时间附在别人身上的幻影。彭格列的雾守资料上写的都是库洛姆•髑髅啊,或者……她才是你的师傅吧?]

不对啊,me的师傅不是幻影,也不是笨女人。
他是六道骸啊……但是六道骸已经被关在复仇者监狱里近十年了。
那么,me的师傅……是谁呢?
教授自己幻术,陪自己毒舌,戳自己脑袋的那个人……

……是谁呢?



劫狱之后过了很久,有人突然跑来问他,第一次有劫狱的念头是在什么时候。
弗兰想了一下,答非所问的开了口。

me希望是在十年前。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
空留下提问的人一脸茫然的怔在原地。


有时候弗兰也会想,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能让自己什么也不怕的去将他从那个黑暗的复仇者监狱里带出来。
能让自己如此强烈的希望靠在肩上的人再也不会变成其他人。
能让自己想着如果能够更早相遇就好了。

能让自己那么期望着‘见面’。



哟,这不是我家的小鬼头吗?

……师傅,你今天看起来也很美味。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編集・删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xxxraixxx.blog124.fc2blog.us/tb.php/311-efb51a9e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匣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