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传】[夏冰]关于会面……的问题

2009-08-02 03:41

关于会面……的问题

CP:夏碎x冰炎


练笔文。似乎很久没写了结果还是只能写出这对来……orz
极端崩坏。
我觉得我可以去死一死了学长不要拦我……(<<<鬼才拦你)


该来的事情是怎么都逃不过的。
只不过冰炎一直稍微有些天真的以为自己还可以继续当一阵子的睡美人,所以没有料到来得如此之迅速而已。


刚刚得到救治身体完全恢复了的人感觉自己睁开双眼还没有多久,守在一旁的一群人中自己那个呆呆的学弟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扯了扯他身边的阿斯利安的衣角,然后阿利学长低下了头。
冰炎思维有点模糊的看着这一系列动作,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举动有什么不对劲。
数秒钟后他看到听完了对方话语的阿斯利安抬起了头,对着他的方向——应该是对着他没错——露出了一个相当微妙的表情笑了一下。
他有点茫然的回望了过去。
并没有给出什么反应,阿斯利安开始招呼身边关切的围住他的人先行离开,说是让他好好休息。
待人走了个七七八八之后,阿斯利安开始着手在地上画起了一个小小的银色法阵。
大概是睡太久了吧冰炎觉得自己的思维有点迟钝——他完全不知道对方这一行为的意义何在。

但是很快的……5分钟,不,大概4分半中后他立刻就明白了。

银色的法阵发出了微薄的亮光之后,他的搭档的身影迅速的从光圈中显现了出来。
原因不明的,冰炎突然的觉得情况有点不妙了起来。

夏碎的样子和记忆中比起来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只不过脸色显得苍白了一点。
应该是旧伤未愈的原因。
他的表情看上去有点焦急,记忆中从来不曾淆乱过的气息现今却无法沉寂下来。
从出现那一刻开始,他就死死的盯住了躺在病床上的冰炎。

阿斯利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房间里退了出去,只留下了这对一年没见的默契搭档两个人在病房里大眼瞪小眼。
而此时觉得气氛有点不妙的冰炎有点懊恼为什么自己之前不叫住离开的阿斯利安。
……他在这里的话气氛就不会这么奇妙了吧?

夏碎这个人一直以来给冰炎留下的印象不外乎于是温和如水的,当你需要他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在你身后给与帮助,时间地点都刚刚好,一点点违和感都不会让人留下。
这样的一个人,此时却突然的在自己面前展现出完全不同于印象的另一面来。
冰炎觉得夏碎看着自己的那个眼神有点可怕。
这是来自于他身为与大自然最为亲近的精灵一族的灵魂的直觉。
这样的直觉压得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此刻该开口说什么话来打破这片尴尬的寂静。

夏碎沉默了很久,一直安静的看着他,许久才略微释然的呼出了一口气来。
他上前了几步走到病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大病初愈的伤患搭档,挂起了和平时无异的笑容。

“该说好久不见了吗,冰炎?”

听到熟悉的名字的时候他稍微的愣了一下。
自从他一年前将真名告诉了他那个呆呆的学弟之后,大家就有意无意的串通起来将对自己的称呼擅自改成了‘亚殿下’。
先不说他原本只打算让学弟知道的名字被昭告了天下后他觉得异常的不爽这一点,单单就提到那个称呼来说的话,他更多的时候会回想起他的父亲。
亚那瑟恩·伊沐洛。
他曾经和父亲一起生活了五年,看着尊敬的父亲大人慢慢的被黑色侵染身体,然后痛苦的死去。
他相信父亲生前一直当做朋友的那位妖师,也愿意向父亲一样认真的把妖师后裔的学弟当做朋友。
但他或许某种意义上并不希望自己的名字被以那样的形式来提及吧。

他眨了一下眼睛,终于意识到自己面前的人依然是一年前那个最为了解自己的搭档没错。
这样独特形式的温柔,终于让他稍微有点放下心来了。

“……的确‘好久不见’了啊。”
他感觉自己的嘴角扯起了很微小的弧度,然后声音从喉咙口终于涌了出来。

其实很微妙的,睡着的时间对于他来说其实算不了很久。
除了最近才频繁的醒来交代学弟一些必要的事情外,在那之前的日子他觉得都过得太不真实。
像是一场梦一般。
闭上眼,然后睁开的时候,一年就已经过去了。
呆呆的学弟看着他的视线已经平齐,而现在……他感觉自己已经有点失去站在自己搭档身边的勇气了。

……见鬼,你们一个个都长那么快干什么?!!
他不是没有懊恼过为什么自己一觉醒来身边的人都像是大了一个尺寸而自己却还是维持原状这种事情。
只不过他自己也明白,在自己处于那一个漫长的梦境之中的时候。
外面的他们,是多么用心的在日夜保护着自己的安全。

当他思考着这样的事情陷入略微的沉思的时候,夏碎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微笑的望着他开了口。

“……说实话,冰炎我一直想问你……”

“什么?”

“那个时候……为什么,是阿利学长?”
夏碎眨了眨眼睛,望着他浅浅的笑了起来,眼中却透出了一种很奇妙的凌厉的光。

“……什么时候?”
冰炎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搭档那个笑容的含义。

“去鬼王冢的时候。”
一点都不含糊的打断了准备蒙混过去的对方的企图,夏碎微微的眯起了眼睛补充了一句。
“……把搭档打昏说什么马上回来的那个时候。”

大概因为互相之间太过于理解,于是冰炎也就干脆的放弃了继续蒙混的想法。

“因为阿斯利安正好代替戴洛守在那里啊。”

“……那么你为什么不打晕他?”
似乎是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夏碎紧接着又问出了另一个问题。

“…………啊?”
呆了两秒不到,冰炎迅速的就理解了夏碎真正在意的问题。
他有点心虚的移开了视线,口气听起来依然相当的强硬。
“因为有一个帮手会更方便行动啊。”

“………………那为什么要打晕我。”
不再继续跟他玩文字游戏了,夏碎这次直接问了出来。
一直微笑着的嘴角也慢慢的低沉了下去。
神情很少见的显得严肃了起来。

而他这样的反应在冰炎看来,却无疑只能想到四个大字。
秋后算账。
他总算是明白了自从对方出现开始自己就隐隐的产生的那种不妙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
……虽然自己也还记得很清楚当时的事情……
但是果然指望依靠时间让夏碎忘掉当初那档子的事这种期望本身就不太现实呢。

他叹了口气。
自己这个搭档的性格明明自己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的。
他就连拿性命为弟弟做替身这样的事情都会带自己去做见证。
无论表面上看上去多么随和和不经意,他这个搭档骨子里根本就不会放过任何一件值得他在意的事情。
更别说是在这次重逢前,他们最后的那个糟糕的‘告别’。

……见鬼,这么一想起来还的确很糟糕。
也难怪夏碎会记挂了一整年等自己醒来第一时间来秋后算账了。
他有点挫败的再次呼出一口气。

“那个时候,你……一定会阻止我的吧。”

“阿利学长就不会了吗?”

“…………夏碎你到底在气什么啊?”

在发现了搭档的言语逐渐的往不靠边的地方偏去,冰炎很是奇怪的反问了一句。
问出口了才发现似乎是一个很蠢的问题。
他气的当然是我打昏了他这个搭档却又跟阿利学长一起去救援这件事吧。
……该死的为什么话说出来就变得那么奇怪了啊。


“没什么。”
偏移开了视线的紫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似乎准备去给病床上的人削个水果。
就在他转过身的那个瞬间他敏锐的捕捉到了来自身后的人的,极小声的道歉。

“……抱歉,不会有下次了。”

这微小到几乎难以察觉的声音,却让夏碎感觉压抑在胸口的沉淀已久的一股气流终于释然的消散开来,他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他感觉自己又可以毫无顾虑的拉起他所熟悉的笑容了。

……终于回来了,这个强大却又别扭的冰与炎的王子。
他骄傲而又艳丽的搭档。


削苹果的时候谈话的气氛已经回复到了以往的正常状况。
夏碎给冰炎讲了很多这一年里所发生的事情,而冰炎也断断续续的提到了旅途一路中的事迹。

最后,话题又落到了某个一时间还有点敏感的人身上了。

“……你是说你一路上受到了不少阿利学长的照顾?”

“嗯,是啊。不知道为什么……”
冰炎接过夏碎递过去的苹果,似乎在沉思着该怎么表达,却突然浅浅的勾起了嘴角。
“……有时候,会觉得阿斯利安感觉跟你很像。”

“………………”

“都是很安静,很温和,很替别人著想,站在身後会让人觉得很安心…………………………等等夏碎你去哪里?”

站在病房门口准备出去的紫袍回过身,脸上的微笑原因不明的增加了30%的闪光度。
……让冰炎身上的精灵灵魂又迅速的战栗了起来。

“没什么,很快就回来……”

“……只是突然想起有点事情需要跟休狄王子交流一下而已。”


轻轻的带上房门的时候,冰炎看到,夏碎的脸上带着完美无缺的笑容。


Fin


不像后记的后记:

……和预想比起来崩得很好很强大。
原本计划是很短的一个小会面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觉得自己是写不出来的但码字时似乎又打出了超出计划的字数。
比上次写夏冰还要崩得厉害。这次完全没文风可言了。
更是写了一半去看了第一部的17卷,然后又泪奔回来继续写。
……明明是想写EG点的结果就毁掉了orz
神啊赐我灵感吧……TvT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編集・删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xxxraixxx.blog124.fc2blog.us/tb.php/256-166b5dd6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匣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