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其他]~Deicide~(7.22更新第二章+改名)

2009-07-22 00:05

改……改名了(抖)
<<<说穿了这个人起个名字都这么纠结OTZ
已经不想辩解自己RP私设架空穿越到哪里了直接标明比较简洁……


这是一篇,请务必当作是原创文来看的,CG同人文。


好吧能把同人写到这份上我也实在是失败到家了OTZ
改名字其实是因为终于把内容架子搭好了,也找到中心了而已,嗯。

<<<嗯个鬼,那你之前不是啥都没想好就开始乱写一通还懒得修改么= =


~Deicide~


CP:其他(我说是其他就是其他不是其他也得是其他<<<喂)
注:挑战架空新极限……所以基本整个世界观都颠覆得很严重?光世界观设定我就另外写了3K字……莫名设定有许多,接受不良者慎入?


◇◆◇◆◇◆◇◆

在他还很小很小的时候,父母曾经带着他到一个开满了花朵的地方游玩。
在花朵肆意纷飞的疑似神殿的地方,他眨着大大的眼睛有点好奇的四处打量着。
穿着典雅长裙的母亲爱怜的用金丝手绢擦了擦他脏兮兮的小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指向了前方的某处。轻声的告诉着他那是他们的新‘神’。
那个时候还什么都不明白的他吃力的抬起了小小的头,这才勉强看清了那高高在上的洁白的大理石神像那仿佛是在微笑一般美丽的侧脸。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他的父亲哈哈大笑着伸出两只健壮的手将小小的他的身体举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肩上坐着,以便让他看得更加清楚。
一瞬间被拉进了的距离让小小的他相当的满意,好奇的睁大眼睛眨了眨,他向着神像伸出了小小的手。
近到伸手就可以碰触到的距离了呢。
明白了他想做什么的母亲微笑着打断了他的动作,温柔的告诉了他不可以打扰神明的休息。
而这样的言辞正是由于他的母亲深刻的明白,如若让纤细的他碰触到那冰冷的石像之后他必定会涌现出难以言语的失望的。
维护每一个孩子的梦想不正是父母的责任吗?
这么想着她抚摸着孩子的头,和自己的丈夫一起给他讲述着从最新的关于这位新神的神话故事。
很快就被故事给吸引了的孩子睁着美丽的眼睛,那双眼中充满了好奇与憧憬。
那样可爱的眼神让作为父母的他们不禁微笑得更为温柔了起来。

“……喜欢那位女神姐姐吗?”
父亲哈哈大笑着这么逗着他。
他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引起了父亲一阵大笑。

母亲嗔怪着瞪了父亲一眼,拉着他快走了几步,不忘对着毫无身为人父自觉的丈夫抱怨了一句。
“什么女神姐姐嘛,不要教坏小孩子啊……而且不都说这位新神还未确定性别啊。”

父亲有点无措的搔了搔头,憨厚的笑了笑。
“因为看起来很美啊……虽说那座神像才发掘出来没几年,但能让整个大陆为之改变一直以来的信仰……说不定真的有神力呢。”

“如果能从旧‘神’的手中保护这个世界就好了啊……虽然……”
这么说着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余的话的母亲捂住了嘴,迅速的岔开了话题,然后对着他们露出了歉意的笑容。

午餐是在神殿外不远处的山腰上的一处餐厅里。
父亲迅速的找到了事先预定好的座位,而母亲则在上餐前去了趟洗手间。
他站在洗手间外的水池前努力的踮起了脚,这才勉强从镜子中看到自己的脑袋。
母亲推门出来的时候看着他的动作不禁笑了起来。
而他对着镜中的母亲嘟起了嘴。
有点赌气的问着身后的母亲,一个小小的他一直很奇怪的事情。

“妈妈,为什么我的右眼是红色的呢?”

但是母亲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仅仅温柔的抚摸了他的头,然后准备从皮包中取出手绢来给他擦干净小手。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母亲才有点突然的发现原本该在身上的手绢不知所踪。
他眨了眨眼睛,迅速的就回想起了在神像前母亲曾经拿出来给自己擦过手。
一定是遗失在那里了。
那是母亲最喜欢的一条呢。
即使他还只有那么小他却还是很清楚这一点。

迅速的转过身踩着一边的打扫工具爬过窗户,他对着有点紧张他动作的母亲挥了挥小手。
‘我去帮妈妈找回手帕来。’
懂了他意思的时候母亲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了,只能有点无奈的对着一边跑一边回头的他笑了笑。
带着白色纱边手套的手对着他优雅的挥了挥,一直温柔的凝视着他慢慢远去。




这就是、他最后一次见到父母时的情景了。


在取回手套后面对着被意外的山崩所砸毁得连什么都不剩的餐厅废墟时自己的心情,现在的他连这都已经回忆不起来了呢。
温柔的抚摸着自己脑袋的母亲和一直豪爽的哈哈大笑着的父亲的面容早已在记忆中模糊。
仅存在脑海里的只有母亲最后在窗边对着挥动着的那只带着白色手套的手了呢。

更深更深的烙印在他脑海里的,却是另一个叫作‘哥哥’的存在。

在他紧紧握着父母唯一遗留下来的那条白色的手帕一个人孤独的逐渐习惯这整个世界的冰冷温度的时候,他渐渐的明白了很多事情。
像是害死自己父母的那场山崩根本就不是意外。
像是为自己和自己家人带来厄运的或许就是那不同于常人的红色的右眼。
‘恶魔之瞳’……那些人是这么称呼它的吧?
那些不断不断的想要杀死自己的人。
为了保护自己,他不得不隐藏起了自己的眼睛,不再让它的存在使自己遭遇厄运。
然后不断不断的辗转于整个大陆的各个地方,避开追杀。

在这样一个辗转反复的过程中,他无法,也不再信任任何人了。
直到,某天被人突然从身后捂住了眼睛。

“猜猜我是谁?”

“…………谁?”

“……‘神’哦。”


而当他戒备的打开了对方的手回过身时,却似乎真的看到了儿时记忆中的那位神祗的面容。
那是他跟‘哥哥’的第一次相遇。
尽管后来才知道这样的一个初遇根本就是建立在哥哥认错了人的基础上的。
应该被哥哥捂住眼睛的是哥哥褐发绿眸的青梅竹马,而那位少年那时已经在旁边看了许久的好戏了。

那之后……该怎么说呢?
自己就那样被哥哥带回了他的家,成了他的弟弟。
自己那原本如同寒冰版坚不可摧的内心也就那样慢慢的被哥哥的温柔给攻陷了。
看到哥哥他微笑着的时候,自己就会像是得到了整个世界一般的满足……
……这样的情感用兄弟的概念来概括或许并不恰当吧?

哥哥和我是一样的。
自从哥哥第一次在我面前拿下左眼的隐形眼镜时我就明白了。
恶魔的左眼,和我的右眼一样被诅咒了的命运呢。

只要能够跟哥哥在一起,没有什么不能够做到的呢。
即使是忘记自己是被诅咒的恶魔之瞳,即使忘记父母被害惨死的那个童年,即使忘记这十几年来自己一个人所遭受的一切冷酷对待。
因为哥哥的存在,一度‘死去’的我的心脏才再次开始为之跳动。
这个跳动的节奏、这个生命还有现在充斥着我周身的温暖温度……都是你给与的呢。
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你就是我唯一的‘神’。
只要是为了哥哥,我愿意再次回到阳光之下。
和你一起,度过未来所有所有只属于我们的日子。

……那个时候的我是如此的期望着的。




直到一切都随着哥哥的死而终结为止。

◇◆◇◆◇◆◇◆

+1+

光历2018年,12月5日。
这一天是支配着世界第七大陆的Glastonbury帝国国庆日。
把时间往前推18年的时候,正是帝国上下如今所信奉的神祗的第一尊雕像的出土日。
而在这一天Glastonbury帝国也正式宣布废除了对旧的邪神Devil一族的信奉制度,不再继续接受蛮横而危险的Devil一族的威吓。
由此将那一日定为重生日,作为举国上下庆祝国家重生的重要的日子。
坐落于首都帝都学院最高处的神殿里的新神祗像今日也接受着慕名从大陆各处而来的信徒的膜拜。
相比起力量强大而危险的Devil一族,人们更加愿意相信这座不存在于任何历史之中的白色大理石神像上那位年轻美丽的神祗那一抹温和的微笑。
无论对于国家还是掌权者来说,这样都是最好的选择呢。
和具有强大威胁而实际存在的旧神比较起来,他们自然是更加喜欢毫无威胁性质,仅仅只作为人们心里支柱而存在的新神。
什么都无法改变,什么都不需要做,世界会怎么样发展下去早已经不是神祗干预的范围了呢。
人类都更喜欢用自己的意识来支配,而不是服从。
所以,我们的神,只需要微笑就够了。

明明所有人都这么想着,却还是在那座石像下装模作样的表述着自己无上的尊崇和信仰。


这种样子的事情他早在来到帝都之前就看过无数次了呢。
早就该释怀了吧。
但他却没有办法那么轻松的放开深埋在心口的那种愤怒。
那种以并不认真的心态来打发信仰的行为。
……不过说起来,自己和他们也没有区别吧?
对于那位微笑着的新神,除了记忆深处模糊的影子外,他也并未特别的在意过,即使是学校的参观日他也因为想避开与人群的相处而拒绝了出席。
年幼时的自己似乎很喜欢他呢。
不过怎么也好……现在都没有关系了。

他默默的坐在座位上听着老师用含糊不清的语气讲解着他早就学会了的东西,并不觉得无聊,因为他从未听进过脑子里。
没有人会为从来没有听进去过的东西感到无聊。
他也一样。
尽管他知道这样不听课却还是懂的优势或许保持不久了。
但是……那样又怎么样了呢。
现在的自己无论成绩好坏,老师对自己的喜恶,甚至上学与否……这些都无所谓了啊。

因为……我的神已经死了啊。


身后的女同学又开始在上课途中小声的交换着低语。
即使不愿意他也避不开她们的声音。

“听说三班的希尔抓到‘召使’了哦,好可爱的一只,据说签订契约的时候还哭了呢。”

“诶诶诶?真的?我都只见过学长们有的一两只……说起来,虽说Devil是邪神一族,但化成人形真的都好可爱呢!”

“就是啊,如果是这么可爱的家伙的话,我觉得当神也不错啊……可恶,下午跟我一起去申请‘Caliburn’吧,我也想试着去抓抓属于自己的‘召使’……说不定会幻化成帅气的王子呢~~~”

“讨厌,被你这么一说人家也想……不过只有三次机会呢,而且很危险……唔,不管了,为了可爱的王子还是一起去试试看吧!”


丝毫不在意女生们的话题,只不过对于他来说这样的交谈内容显得太过充满嘲讽了一点。
他眼中的温度近乎无意识的就又低了几度,不自觉的就轻哼了一声。


在2018年的Glastonbury帝国,凭借着远超与其他世界各国的科技水平成为了世界的中心。
其科技水平之高甚至已到了足以干预到另一个世界,将光历二十一世纪之前被当做全世界的‘神’一般被敬仰着的Devil一族成员俘虏,强迫其成为召使‘Knightmare’(噩梦骑士)之存在。
在Glastonbury之中,无论大人小孩一生都有三次机会接受异世工具Caliburn的帮助,在异世之城Neverland(与Glastonbury所存在的世界为交错时空)里捕获自己的召使。
但是相对应的,因为科技的不完整及人本身体质甚至血缘的关系,关于召使的捕获数量及成功率大不如科研者们的计划。
因义务参与这一计划而伤亡的人数比成功获得召使的人数要多上数十倍。
一个人一生可以凭借异世工具Caliburn捕获召使的数量只有三次,而且捕获前是需要签署相关伤亡责任书的。因为曾经身为‘神’的存在Devil一族并非是容易捕获的种族,他们一般都拥有相当强大不可思议的力量,相对于普通人类来说的确就是高高神一般的存在。
让‘神’成为运用科学战胜他们的人类的召使,对于很多人来说的确是相当刺激的一个存在,但同时也有很多人对此行为惶恐不已,明白神力量的人们并不敢在科技进步后的短短几十年后对自己祖先曾经跪拜信奉的神祗们倒戈相向。
大部分的民众,特别是老者们选择主动放弃了这一权利。而中年人们也惶恐于这一行为而安于现状,少有人会主动去参与。而唯有对于青少年们来说,拥有一个异世界的召使则是相当充满憧憬并且值得炫耀的事情。
在学校中拥有Knightmare的学生自然会成为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被异世工具Caliburn所捕捉到了的Devil会被工具所限制,无法逃离,只有在被迫和人类签下契约,在自己和捕获者的手背划下契约阵(在Devil法律中此种契约并不被承认)宣誓效忠后才会被放开回到Neverland里(【失契者】)。从此以后必须听从契约者的召唤和任何命令,无条件的运用自己的力量来实现对方的愿望。
但是由于一般会被捕获的Devil都等级相当低下,所以并不高的力量无法对世界造成任何威胁,所以常常这些力量常常都在一些小而巧妙的地方狡猾的被使用着,让人获得并不公平的结果。
因为等级低下能量微小,一般Devil所幻化出来的形态都是接近小孩子或者更加的微小。极少也有稍大的Devil会被捕获,不过如若是实力凌驾于契约之上的,大可以杀死或者切下捕获自己的人类的手臂借此解除契约。但这都是极少数了。大部分会被捕获的都是能力低下的小孩子,所以常常让年轻一代们对Devil一族留下了错误的印象。


让他回过神的是来自身后的女声。
“罗洛君也想一起去吗?”

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声音,后排的女生相当热心凑上了前来。
明白对方的热情对自己来说只可能是负担这一点的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但即使是这样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却也没有办法让女孩子们知难而退。
对方叹了口气,用有点忧虑的眼神凝视着他。
“罗洛君,像这样眼里一直看不到任何人下去可不行啊,虽然有听说过你的哥哥……”

“不要说了!!”
他有点粗暴的打断对方无意提及的存在,声音高到了被全班都注意到的程度。
似乎仍不死心的女生在老师咳嗽一声将其他人注意力吸回讲台上后再一次凑近了他的耳边。

“放学后跟我去一个地方,不许逃走。”

他不认为自己有逃走的必要。
他没有任何义务陪着期待着王子的小女生去捕获那些他的‘朋友’。
虽然……或许‘那个人’不会再回应自己任何的呼唤了。
来学校就是个错误吧。
为什么明明早就应该死去的我却还一直伪装着自己依然活着?
明明比起哥哥,我更加该去死的啊…………
明明失去了哥哥我就一无所有了,心,生命,温度。
为什么失去了这一切我还伪装着自己依然活着,为什么会这样?

他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一边眼睛,他知道自己的脸色看上去一定相当的差。
在感到呼吸都变得困难了的时候他从身上摸出了手机,将哥哥以前送给他的挂坠打开看向了里面的照片。
那是哥哥睡着时偷偷拍下来的,那时候明明在梦里叫着自己的名字,但在起床后询问时,却被告知梦到了烤兔子大餐。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梦啊……真的是一个兴趣恶劣的哥哥呢。
但那样的你却是我的世界里唯一的光。是你将我看到的灰色的天空染成了蓝色,是因为你我身边的那些花朵才会开出各色的花瓣,是你给与了我视线中的彩虹七种色彩呢。
失去了你,现在的我……什么都看不见啊……

有的时候他会对自己感到害怕。
幼年时时刻放在心头上谨记的父母亲微笑的面孔终究也被消磨在了时间的流逝中。
这是不是说明,有朝一日,就连哥哥温柔的面容也会……?!
只有像刚刚那样,一刻也不停止的让自己想着他,想着他的笑容,想着他的温柔,想着他抚摸自己头发时的温度,想念着他叫自己名字时的声调……想着那样的他,已经不在了。
他不想学会遗忘。
那些过于美丽的记忆,即使现在无论何时回想起来都只会更加的刺伤他的心,但是他绝对不要忘记那些回忆。
就算有朝一日必须忘记了自己的存在,都绝对不能忘记哥哥。


“如果有什么心愿的话就跟我一起去神殿吧!”
在放学之后光明正大的挡在了他座位前的女孩子理直气壮的这么说着。
纤细的女孩子的话,其实相当容易就可以感受出包覆在他身上的那种绝望感。
明明被他注视着,却也感觉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印不出任何人的身影。
这样的人,一定,一定是在害怕再失去什么了吧?

那个女孩就那样自作主张的拉着他到了学院最高处的神殿中。
向那位神祈愿就好了啊。
如果是那样温柔的微笑着的他的话,就一定可以……可以实现愿望的。

被这样告知的时候,他的胸口蔓延出了无尽的苦涩,几乎都想要扯出一抹难看到极点的笑容了。
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夕阳西下,只残留下了最后一丝光芒。
在寒风中枯黄的落叶被吹落了一地。
和记忆之中花朵盛开的那个春季的柔美景象完全不同。

学院里已经没有多少学生了,而神像前虽然还有几个女孩子,但差不多也都打算离开了。
虽然执着的将他拉来了,但那个女孩却似乎像是没想好该怎么继续一般,只是默默的站在旁边。
他深吸了一口气,略微的抬起了头。
记忆中原本模糊的面容在一瞬间就清晰了起来……却不单单是作为神祗塑像。

那柔和的面容,嘴角细微的弧度勾勒出的美丽微笑因为白色的大理石而显得更加的透明了。
身着长衫的神祗身上披着数条精致的长披肩,身上各处都雕刻出了细致繁琐的花纹。
现在的他终于有点明白这位神祗为什么会被认为是女神了。
(注:在Glastonbury生存的人中,仅有女性才会身着长衫或者裙子,男性是没有那种习惯的。[Glastonbury的法律规定,身着长衫的男子会被认为藐视性别法而被审讯])

“……罗洛君?”
像是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女孩子有点在意的叫着他的名字。

他没有回过头,只是继续安静的凝视着神像的面容。
直到眼中泛出那带着温度的水划过脸颊为止。

他想起来了啊。
这就是他唯一的神的微笑的面容……他想他再也不可能忘记了。



+2+

巨大的白光灯从眼前移开的时候,他感觉原本深眠于一片混沌之中的、被称为脑海的地方里,出现了一丝的意识。
他微微的颤动了一下睫毛。
感觉到包覆自己身体周围的液体随着那微小的动作产生了细小的压力变化。
连接着自己全身的来自四周各处的管状物不断的将氧气和养料传送到身体里。
这时,他突然感觉到了来自附近的包覆着自己的物体的震动。
就像是有什么人在拼命的敲打自己的‘住所’一般。
他毫无感情可言的在巨大的玻璃罩中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伴随着他这一举动的结果是,那些原本有点急躁的敲打着包覆自己的玻璃罩的人们的脸上,在一瞬间划过了震惊,讶然,惊喜,最后转换为欣喜若狂的神情。
他们激动的凝视了他许久,然后开始迅速的记录着什么,甚至还有几个人开始对着他进行了拍照和录影。
狂喜而慌乱的举动简直就像是一场异常可笑的欢迎曲目,庆贺着自己的‘诞生’。

拍照记录了他清醒最初的动作和反应资料后,他看到那些人几乎想要将手和脸贴到玻璃上一般贪婪的注视着自己。
那样的眼神让初生的他感觉异常的恶心。

注意到了他表情的微妙变化对方们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明显了,丑恶而贪得无厌的笑容。
凝视着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待一个最为强大的,世界独一无二的危险玩具。
……其实也没有错吧。
注意到身边还有数个和自己一般的玻璃罩,里面的那些自己的同伴都依然安静的闭着眼,仿佛还没有降生在这个世界一般的沉睡着。
他终于明白了这一认知。

泛着浅蓝色的液体为他隔离开了外界的嘈杂和污染,他甚至还来不及庆幸这一点就立刻看到了一人开始敲打着联系着自己所在的玻璃罩的一台仪器的键盘。
然后那些被键入的文字就像是骗人的一般化为了声音,穿过连接的管道传入了自己的耳中。

“……Code-L.01,可以听到吗?”

L.01?他皱了皱眉,这就是他的名字吗?还是代号?生长阶段命名?
尽管有些不满,他还是略微的点了下头。

他的如此微小的动作都在某种程度上让外边的人们更加的兴奋了起来,那些人眼中毫不掩饰的那种露骨的贪婪简直让他看不下去。
他有点厌恶的移开了眼睛。但声音还在不断的借由管道传送到他的耳中,他甚至没有拒听的权利。

“……太好了,终于……终于……控制……梦想……Devil………………神…………”

似乎因为极度的兴奋,情境模拟声的输入控件完美的将输入者的颤抖着输入的文字,以符合他情绪的声音传送了过来。
但那断断续续的怪异的腔调却让他觉得无比的刺耳,甚至无法明白对方的意思。
……其实不过也只是对方狂喜之下的一种宣泄吧,并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交代给自己的。
看着外面人各异的神情,他恍然生出一种未来和他们的相处似乎并不会愉快了的感觉。

代替因为激动而连手指都颤抖起来的那个人来继续输入的是一位看起来比较有资历的中年人,他在刚刚贪婪的凝视了玻璃罩很久后终于放下了手中的资料记录,开始跟玻璃罩中人进行对话。

“……不需要害怕,活动一下自己的思维和身体,看是否有什么障碍和矛盾处,我们会根据情况对你进行修复的。”

他不用活动也很清楚自己没有一点问题。
于是很干脆的摇头。

“……那真是太好了,你或许不知道,我们为了你的诞生付出了多少努力和牺牲……”

并不是为了我才牺牲的吧。
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更加的清楚。
而且更加深刻明白到的一点就是,他们那些人所谓付出的牺牲……绝对不可能是白费的。

“……我们为你配备了最完美的基因,最不容易被污染的生长环境,最佳的营养补充……以及远远高于常人的智能及适应力,而这一切最终就是为了作为完美存在的你的诞生。我们真的等了很久很久啊……”

因为快等不下去了所以才想砸坏玻璃罩出气是吗……?
却没想到误打误撞的将我唤醒……真是让人惊喜的场面啊。
他冷冷的在心里这么想着。

“看来你似乎另有想法啊?不过没有关系,作为我们最完美的试验品的你,脑海里应该已经被植入了有关‘使命’的记忆了吧?快点回忆起来,你之所以存在的理由!”

顷刻间从脑海中满溢出的资料让他瞬间明白了一切。
就跟他一开始时想的一样。
最为强大的独一无二的危险玩具。

他向着玻璃罩伸出了手。
原本透明的地方在他手指碰触时出现了透明的波纹输入键盘。
他在那上面写下了他想说出的话语。

【……Devil一族是吗?】

传入耳中的声音似乎带上了满意的笑容。
“没错,就是Devil一族。原本对于他们力量的利用我们是希望采用异世工具Caliburn来达成的,但结果并不尽如人意,不但捕捉到的Devil力量太过微弱不足以当做武器,还反而引起了许多人的不必要的伤亡,甚至以此作为嚎头来反对我们研究要求王室废除我们机关的人也日益增多……为此我们只有采取新策略啊!”

【…………就是我吗?】

“没错,就是你的存在。好好的看一下吧,你自己的样子……”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他看到外边的人将一面镜子拿到了自己的面前,镜子中印出的……应该是自己的面容。
但是比起这个,更加显眼的东西,迅速的让他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恶魔……之眼……?】

“是的,就是恶魔之眼。”
这次传过来的声音中带着掩盖不住的得意的笑容,那样的声音即使只是模拟都让他有点难以忍受。
“……或许该称作‘王者之瞳’会更好,毕竟,拥有这样瞳孔的人……才是Devil一族愿意用以生命来效忠的对象。不需要捕捉,也不需要伤亡,更不需要担心作为召使的Knightmare能力的弱小……只要有‘王者之瞳’在,我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让拥有强大力量的Devil为我们所用了啊!我们再也不必惧怕他们的力量了!再也不用担心他们有朝一日会来对我们进行报复了啊!!曾经被奉为神而存在的他们!终于可以被我们踩在脚下了啊!!!!”

冷淡的看着爆发出丑恶笑声的创造出自己的人们。
他想他很是彻底的明白到了的一点是。
这是一个错误。
他根本不希望自己的诞生和存在,仅仅只是为了这样的理由。



“Code-R.02……你在这里做什么?”

推门而入的女博士有点惊讶的发现站在了玻璃罩前出神了的这位他们心血的结晶。
那个孩子露出了一个有点点寂寞的神情,看着那些依然在水中悬浮着的属于自己的‘同伴’的身影,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给与他回应,哪怕仅仅只是扇动一下眼睫毛。
他的样子看上去简直像是想要回到玻璃罩中和他们一起沉睡下去一般。

“不用看了,他们不会醒了,有些的身体都已经开始腐烂了,明天他们就会全部被处理掉的。”

“……只有你一个了。R.02,我们唯一的希望。”

又是那个名字,他真的相当的讨厌那冰冷的字母和数字。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有一个真正的名字,一个更加接近人类的名字。

女博士用一种严肃却又参杂着期望的眼神凝视着他,那之中甚至还深藏了一份疑虑。
他那超出常人的智慧和反应力立刻就让他明白了自己的立场和被寄予的期望,以及,背叛会给他带来的下场。
扯起一个安静的笑容,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看着他这样乖巧的、无比近似于人类的笑容,女博士冷冽的嘴角才出现了一丝满意的笑意。

“R.02,时刻都不要忘记,自己是什么人。”

那个孩子眨了眨眼睛,红色的眼中略微的泛起了不易被察觉到的波纹。

“我时刻都铭记着哦,从未忘记过。”

他轻柔的笑了起来。


“我是‘神’。”



我,一直都逃避着。
一直以来,明明,还有很多需要去做的事情,只有我才能够做得到的事情。
……我应该做的事情。
然而我却什么都没有做。
仅仅只是伪装成自己依然生存着的假象来欺骗自己。
幻想着这样的我,也会再次得到哥哥给与的笑容的温度。
就像是装作可怜蹲在街边的小狗,只要做出泫然欲泣的样子就一定会被怜悯。
做出可怜抑郁的样子,即使是聪慧出众的哥哥,也只会安静的来抚摸我的头,给与我他最美丽最温柔的笑容。
什么都不用做的来获得一切,这就是我,一直以来在做的事情。

父亲母亲的面容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悲伤的感觉或许早就已经被忘记。
这样自己也可以毫无顾忌的提起。
然后在说出口后,得到更多更多人的同情。
但是,哥哥不可以。
教会了我世界是充满各种生机的色彩的那个人绝对不可以。
一点点的怜悯都不可饶恕。

谎言一般的廉价的同情会逐渐的消抹掉哥哥存在的证明。
我希望在我想起他的时候,第一个回忆起的是他微笑的样子。

什么都不去做,什么都做不了,仅仅只是利用遭遇来博取同情,伪装成活着的样子。
却又自私的想要独自抱有最珍贵的回忆。
‘只不过有一个无论如何都想要得到他关爱的人而已’这样的借口。
……这样卑劣的我,即使时光倒流,也不配再得到我唯一想要的那个人的怜悯吧。


安静的告诉身后的女孩子自己需要一个人独处后,他在神像前驻步了许久,直到夜幕降临四周围没有任何一个人为止。
各种各样参杂奇妙情感的思绪交错着充斥在脑海里,他看到神像熟悉的面容所落下的泪水,早已干涸。

“如果有什么心愿的话就跟我一起去神殿吧!”

他想到了女孩子固执的告诉他的话语,最终不过扯起一丝苦涩的弧度。
夜风吹在身上感觉分外的冷,但是他却毫无知觉般的缓慢的靠近着神像。

是啊,神是不会死的……对吧?
他笑了起来。


“即使是如此卑劣的我,你也愿意倾听我的愿望吗?Glastonbury之神?”
在这帝国生日的重生日里。
听从恶劣的我,讲述的那个自私的愿望。

他缓慢的扬起了头。
看着那和他哥哥如出一辙的面容的神像略微的出神,他伸出了手,想要碰触那白色大理石的雕像的脸颊。
或许是那容貌太过于熟悉,他来不及用冷漠包覆自己的心就那么突然的陷入了对哥哥的依恋模式之中。
简直就像是在撒娇一样。

“……还给我好吗?把哥哥,还给我。”

“这一次,就算是与世界为敌,我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了。”

“所以……把哥哥还给我吧……”

碰触所会留下的冰冷触感,其实他年幼时就已经料想得到了。
但是夜风中麻木了的手指,却迟钝的无法传送那份冰冷,他也感受不到神像的拒绝。
简直就像是,在碰触的是人的皮肤一般呢。

“拥有和哥哥一样面容的美丽的Glastonbury之神…………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吧?”

他深吸了一口气,想要拥抱似的对神像伸出了双手。
他看到他唯一的神对着他笑了起来。


然后,他的愿望实现了。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編集・删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xxxraixxx.blog124.fc2blog.us/tb.php/246-0421eb1f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匣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