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标题了……

2009-06-24 15:59

今天在群里听到了八面体新一话的剧透。
朕君实在是太美好了啊啊啊XDDDD
虽然雷欧君也是很可爱的果然你们还是共存吧<<<喂喂喂
好吧,结论是我果然是人格分裂控。

不过听到他们提起时脑袋里就不自觉的冒出了各种想象。
像是在他们父上母上身边时雷欧君一天到晚出去闯祸而到头来给他收拾烂摊子的都是朕君,终于某天朕君因为各种各样XXOO的理由被封印了,然后被消掉了记忆的雷欧君就一个人独自活着……泡着只有朕君偶尔会安慰性质的夸他好喝的红茶,整天一人乐,被人凶就会变乖是因为没有帮他出头的人了……然后在每完成一件大事后想要倾诉时就会因为少了个会夸奖他的人而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
…………个么的我是不是想太多了啊>//////////////////<
不过这么想着想着自己也就萌了倒也是事实(扶额)
我这个人果然快没救 了囧囧囧




或许我不适合当个文章作者也说不定呢。
现在想想比起拓新思维的苦思冥想文的情节我果然还是更喜欢挖掘原著,一点点的,从一些小细节里来挖来讨论。
所以说其实我更适合写评论么……(囧)

继上次的娜娜莉之后,昨天又在群里讨论了下夏莉和14话。
最初看那话时的那种透心凉的失望感我倒是记得很清楚,并且现在依然坚定的认定那一话换了替身(……)是代打无误(…………)。
如果说21话是瑟雅子有弃片念头的一集的话,让我有‘算了放弃吧就当我从来没看过’这种念头一闪而过的大概就是14话了。
………………足见我当时的打击之深。
如果他15话没给我换回本人(……)我估计我现在早不知道爬哪儿去了(…………)

不只是改变或者愤怒失去理智这样的话可以解释的感觉。
是彻底的陌生。
一直以来那个孩子在什么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大概怎么样会是他的作风虽然我猜不透,但心里隐隐的也有了些模子可以参考。
就算他做出了什么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也依然会觉得‘啊,果然是他的作风呢’然后释然着接受。
就算他说要抹布了罗洛时我也只愤怒了一秒,很快就释然了,因为那孩子向来嘴都很硬很毒。
如果要说的话,只有14话,感觉是全然的陌生。
看时不止一次的想说‘你谁啊你快把我真正的女儿还过来!’这样。

难道是我理解他不够深?我还该在对他既定的印象里加上一个为了夏莉会忘了娜娜莉安危的备注?
囧。

我不想承认吧。
一直以来都没有说出来过的理由。
那个孩子,我心爱的孩子,居然做了跟那个枢木朱雀一样的事情。
尤菲死后就失去自我的原则秒杀反叛军,然后神根岛对峙,卖友求荣。
夏莉死后愤怒放弃利用原则选择了抹杀教团,然后准备拿罗洛献祭。
一样的,有什么不一样。
都说教团是敌人就算全灭了也没有办法,但教团的人就不是人了,况且还有那样小的孩子。
尽管他们从小被操纵去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和实验或许也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难道因为这样他们就该死了吗。
难道他们里面,就一个都不会有像罗洛一样的人了吗?
那些笑着叫罗洛哥哥的女孩子们,那些哀切的向CC求救的人。
鲁路修最初选择的是‘利用’,这的确是他会做出的选择。
在R1里对夏莉的事件之后才有了人命意识的他,最初就对滥杀嗤之以鼻的他,会选择那种以最低伤亡换来最好结果的做法一点都不奇怪。
但是最后选择抹杀的那个人。
……他的所作所为和R1R2最开始时滥杀Eleven的布列塔尼亚军有什么不同。

我爱的是鲁路修这个人。
我会无条件的原谅他的做法,因为那些是‘必要’的。
即使在‘必要’之下,可以理解的错误也都是可以接受的。

我之所以喜欢他,是因为他残酷下的那一抹温柔。
只有残酷的魔王我见得够多了,我不稀罕。

我爱他,不代表我认为他所做的就一定是绝对正确绝对可以理解接受的。
可以理解不能接受的人CG里我已经有了很多很多,我不希望他也成为其中一员。

其实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大部分情况下我都可以无条件的支持他,接受他的行为。
因为我喜欢他,也觉得自己可以理解他的想法。
而那突兀的14话里的那个人,我果然还是只能当做不认识。

最初播到那里时记得小露感叹了一句‘R1让我心疼的那个少年已经不见了呢’,记得自己当时虽然很难过,却还是认同了这一个观点。
…………如果是为了娜娜莉的话那自然就得另当别论。
问题是,不是为了娜娜莉,居然……不是为了娜娜莉。

我严格来说绝对算不上妹控,但我对那个孩子的理解概括出来第一个关键词绝对就是妹控。
不为什么,没有为什么。
我以为地球人都知道鲁路修是妹控并且是妹控的极致呢。

还好15话那个孩子就回来了。还好你回来了啊。

如果把一切归为我爱的不够不能接受他的爆发的话,那么就当作我爱的不够吧。
不只是行为,是人格和精神都变得不认识了的那个陌生人。
我只能当他是陌生人。

因为要我承认他是鲁路修的话,就等于要我承认R1被当做他的良知而存在的夏利,在R2里却成了他泯灭良知的契机。
……出于对那个死前还一直对他说着喜欢的,让我感动了一下的(因为马上被夏利党的抹布去死论激怒了……扶墙)女孩起码的敬意,我还是不想承认这一点的。

我果然还是继续当那个人是代打吧(扶额)



……现在想想小时候或许的确被学法律专业的父上给教坏了。
对待喜欢和爱的对象居然都可以这么冷酷呢(扶额)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編集・删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xxxraixxx.blog124.fc2blog.us/tb.php/233-569d93c0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匣音